国足40强赛备战明年1月底组织集训 应对赛会制将申办主场

国足40强赛备战明年1月底组织集训 应对赛会制将申办主场
原标题:国足40强赛备战明年1月底组织集训 应对赛会制将申办主场 马德兴 德兴社 尽管亚足联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宣布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定于明年3月份以及6月份重启,但疫情下,40强赛究竟能否重启?其实依然还是未知数。也正因为此,据笔者了解,亚足联已经为此专门准备了一个B方案,即以赛会制方式打完剩下的四轮比赛。 如果说疫情冲击下,中国足球2020年的重心是确保中超联赛顺利展开并完赛乃头等大事,则步入2021年之后,国家队无疑将是足球诸多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尽管亚足联已经正式对外宣布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将在明年3月以及6月展开,但鉴于目前的形势发展依然不明,因而不管是中国足协抑或还是中国男足国家队,都已经对各种可能的情况展开过研讨,并准备了多套方案随时应对可能的变局。 40强赛唯一确定6月15日结束 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会议在今年11月11日召开了线上会议,就亚足联明年的一系列赛事以及今年因疫情而延期的赛事安排等作出了决定。其中,在最令人关注的世预赛40强赛问题上,竞赛委员会的决议是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安排在明年3月25日、3月30日以及6月7日、6月15日进行。而且,这个方案也在11月底的亚足联执委会会议上获得审议通过。但实际上,迄今为止,国际足联至今尚未进一步明确,这与国际足联先后确认其他大洲的世预赛赛程情况不同。根本原因,其实还是在于目前亚洲范围内各国和地区的疫情发展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况?谁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也就使得很多情况存在着不确定性因素。 一个很现实的情况,即如果按照目前亚洲范围内的疫情发展趋势,明年3月份拟定的比赛时间前后,诸多国家或地区依然实施严格的出入境管理,而且国际间的飞行情况也依然受限,那么,世预赛何以展开?如果3月份的比赛无法进行的话,假设再往后延,恐怕就不可能再像今年那样专门让国际足联通过增加国家队比赛窗口的方式来解决了,因为欧美足坛除了国家队赛事之外,还有国内各自的联赛需要进行,像韩、日、澳、伊朗等那么多拥有海外球员的球队,很有可能会遇到俱乐部不放人的问题,势必将影响这些队伍出战世预赛。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今年11月份召开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会议上真正确定的时间表,其实也就只有一个,即2021年6月15日是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的最后期限,在这一天必须结束全部40强赛赛事、决出参加第三阶段比赛的12支队伍。因为这一天是国际足联拟定的6月份国家队比赛窗口的最后一天,如果不在这一天结束40强赛全部赛事,将直接影响到随后的12强赛,而且很有可能无法在国际足联规定的期限内打完亚洲区的全部预选赛比赛。 与此同时,万一明年3月份依然无法重启40强赛,究竟该怎么办?这便成为了亚足联需要面对的问题,于是也就有了并未对外公布的“B方案”。 “B方案”为6月赛会制方式 实际上,早在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召开线上会议确认世预赛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在明年3月份与6月份展开之前,亚足联内部还准备一个“B方案”,只不过并未公开,更没有拿出来进行讨论,因为从积极的角度来说,谁都希望明年的疫情能够得到全面控制,各国和地区在出入境管理以及国际间航班等方面都能够趋于正常或者恢复正常。此外,就像亚足联秘书长温索尔所希望的那样,就是希望疫苗能够全面使用并有效。 据笔者了解,所谓的“B方案”其实就是之前所流传过的以赛会制方式完成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大致情况与今年亚冠联赛西亚大区和东亚大区的比赛先后在卡塔尔进行相类似。具体说来,就是每个小组中的球队选择一地,集中打完比赛,时间则全部都安排到6月份。如果同组中没有国家或地区愿意承办,则亚足联统一出面协调,将同组的五支球队集中安排到一地进行。 因国际足联拟定的2021年6月份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是2021年5月31日至6月15日,每个小组的四轮比赛将安排在这16天内完成,也就是说,赛程相当紧密,如同今年的亚冠联赛一样,每隔三天、最多四天就进行一轮比赛。这样,可以确保6月15日之前产生亚洲区的12支出线球队、确定第三阶段12强赛参赛队伍。 一旦如此,原本中国队有四轮比赛尚未进行,而且包括三个主场,反而成为了不利因素,而同组的叙利亚队、菲律宾队、马尔代夫队以及关岛队则都只有三轮比赛。所以,站在中国队的角度来说,最好还是希望能够正常地展开主客场制比赛,“B方案”反而对中国队并不是很有利。当然,现在一切都尚难预料,国足还是需要做好各种准备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变化。 中国队 1月底先期安排首次集训 那么,中国队呢?中国男足国家队在今年10月上旬于上海安排了一次短期飞行集训之后,就再也没有集中。尽管国家队方面很希望能够在今年的赛事全部结束之后再安排一次集训,但现实情况还是让教练组决定放弃组织这次集训,而是希望让国脚们能够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充分休整,以便更好地为明年进行准备。 国家队教练组从整个队伍的备战角度考虑,其实不只是希望组织集训,而是更希望能够安排正规的热身赛,毕竟从今年1月5日广州展开第一次集训开始至今,国家队已经有快一年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国际比赛。虽然在今年的前三次集训期间,国家队都安排了与地方俱乐部球队的热身赛,包括前往迪拜期间也曾与在那里集训的国内俱乐部球队进行过热身赛,但与国内俱乐部球队热身与国外球会特别是外国国家队进行比赛是截然两个不同的概念。但是,受制于目前国内防疫抗疫的大政策,国家队一是不可能出国参加热身赛,二是更不可能邀请国外球队来华作赛。所以,国家队关门演练,效果明显大打折扣。但这是现阶段国家队与中国足协甚至更高一级管理部门也无法解决的现实问题。在无法进行国际热身赛的情况下,球队就只能先组织内部集训。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况,国家队希望能够在冬训时间组织集训。 目前,国内足协杯赛还剩下最后两轮三场比赛,但四支相对云集国脚人数较多的俱乐部球队如广州恒大队、上海上港队、上海申花以及北京国安队目前都在多哈,除了国安队将参加1/4决赛外,其他三队虽然已经被淘汰,但仍滞留在多哈。相比而言,国家队队员和其他球员一样,今年不管是中超联赛抑或还是亚冠联赛,封闭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无论如何,不管是从身体还是心理方面都急需休息调整。假设在此时马上就组织国家队集训,效果也就不难想象了。因而,国家队教练组还是决定先让球员休息。而且,由于四支征战亚冠联赛回国之后的球队还需要按照国家防疫政策,先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之后才能彻底自由、获得放松的机会,因此,一个比较现实的情况就是这个假期的时间不能太短。 鉴于上述几方面的考虑,国家队最终还是决定在明年1月底先期组织一次短期集训,时间大致在10天到两周左右,在明年传统的新春佳节之前结束集训。这之后,国脚们将全部返回俱乐部,准备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国家队也不会再占用俱乐部的任何时间。直至3月上旬或中旬,国家队重新集中,按照亚足联拟定的3月25日、30日两个比赛日进行40强赛小组赛第七、第八轮的安排,展开备战。而且,国家队将在没有任何国际热身赛的情况下直接上阵,好在这两个对手分别是马尔代夫队与关岛队,整体实力不强,权当“国际热身赛”进行,当然前提是必须确保拿足6分。这之后,国足有可能会在明年4月中下旬再组织一次短期集训,时间在5到7天左右,以便为6月份的最后两轮40强赛进行准备,但最终如何还是将取决于届时的实际情况。 应对赛会制将申办主场 尽管亚足联已经宣布40强赛将在明年3月份和6月份进行,但是,未来全球范围内的疫情发展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景?没有人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而且,明年上半年的情况与明年下半年的情况肯定也将会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是,目前各国都在等待疫苗的出现,这将使得足球赛事上半年与下半年的应对策略也存在着变数,但对中国足协以及男足国家队而言,眼下考虑冲击卡塔尔世界杯赛必须是将40强赛、12强赛结合起来一并考虑,当务之急则是必须从40强赛中出线、拿到12强赛的入场券。 就40强赛最后四轮比赛而言,中国队根据赛程安排是“三主一客”,而且是同组中剩余场次最多的,其他四队都只有三场比赛。因此,中国足协在与亚足联的沟通之中就已经了解到亚足联有可能根据现实情况、将40强赛变更为赛会制的可能,而且在3月份无法展开主客场制比赛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利用6月份的国家队比赛窗口集中打完最后四轮比赛。一旦如此,则拥有“三主一客”优势的中国队就应该想办法申办主场比赛,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先前曾公开表示“一旦采用赛会制、中国足协将全力争取主办”的原因。在目前国内的防疫政策下,中国足协想要主办,就必须首先争取高层的批复与支持。因而,这就需要中国足协提前着手考虑并展开必要的游说。这也是目前足协与国家队应对40强赛的预案之一。 不止于此。如果明年3月份的比赛能够正常展开,则中国队3月30日那一轮的比赛是做客关岛,而前往关岛则必须持有美国签证。鉴于目前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现实关系,谁也无法保证届时中国男足代表团所有成员能够顺利拿到入境签证。不要忘了,同组的马尔代夫队在去年9月份前往关岛参赛40强赛小组赛首轮比赛时,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办理前往关岛的入境签证,结果依然还有1名球员在比赛开始尚未拿到签证、有2名球员在比赛当天才拿到签证。那么,类似的情况谁敢保证就不会出现在中国队身上?因而,一旦是正常地展开主客场制比赛,客场前往关岛的比赛怎么办?是否可以考虑在中立地进行?这则是中国足协与男足国家队需要考虑的又一个预案。 假设签证不成问题、客场比赛也照常进行,那么,结束客场返回国内之后是否依然还需要进行正常的14天的隔离?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内防疫抗疫依然是重中之重,在国家政策没有变化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如何解决?而且因为正常的隔离的话,是在酒店房间内无法进行正常的活动。但如果球员在14天内无法进行正常的活动,则状态根本无法得到保证,而球员回到俱乐部之后马上就需要重新展开中超联赛,这势必将影响到联赛的正常进行。这同样需要足协提前准备预案。 类似的情况其实还涉及很多。所以,虽然亚足联宣布了40强赛将在明年3月份、6月份展开,有了一个大致的时间表,但实际所面临的形势与情况远比想象中的复杂。当然,对中国队来说,采用赛会制、在国内承办剩余的四轮比赛,相对又是最理想的,因为国家队拥有主场之利进行比赛,相对争取四场比赛全胜、拿足12分,就基本能够确保四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之一、进入到12强赛中。但是,如果主场承办比赛的话,四支客队来华如果严格执行国内的防疫政策、必须要先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则这四支客队肯定不会同意到中国参赛。这又将是一个刺手的问题。 也正因为此,中国足协和男足国家队不得不提前着手、准备各种情况下的各种预案,以防未来随时可能出现的变化。但不管如何,据笔·者了解,目前足协内部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共识,即无论如何,国家队将是明年足球工作的重点,这其中当然还包括明年2月份就将参加东京奥运会女足预选赛最后一轮出线权之争的中国女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